还是若狐

不来一口吗w

六星(没御魂)的狐狸和五星(固定御魂)的般若

————————

你该知足了,仍然停留在五星无法突破,般若晃荡着白生的腿,吮了口抹茶。

嫉妒。

没错,我很嫉妒你,这是我的天性。顶着可爱少年模样的妖怪坦然回答。当然咯,你除了美貌,明明一无是处。

小生有无限的可能。书生摩挲扇骨边缘,伸手扶正面具。

对,那不管用,你知道阴阳界追求的如今是什么吗?般若露出烂漫的笑容、勾引猎物得手的胜利笑容。那些大人们,要的是效率和稳定,而不是大部分时间连一个小鬼都无法马上解决的所谓可能。而且,般若盯着他,妖刀姬会一往无前,你却只懂得自己解决眼前的那一个。

你眼中只有你自己。

般若轻轻靠在...

就是一篇若狐

深夜修仙睡不着胡乱码的玩意_(:з」∠)_现在头还疼


邪教不来一发吗


——————————————————————————————


“嗒、嗒”,木头敲着石板,方方正正,利落传响。


山中岁月久久长长,抬起脚,落下去,一轮的兔走乌飞,磨过台阶二级。


树荫细碎,零落地洒在肩上,看不清楚脸庞,狐狸促促鸣了一声。生灵跳起,躲开盘踞的黑蛇跳上双膝,嗅着尾巴埋头转了两圈,趴成一团。


丑陋怪物显出欢欣的笑意,年年岁岁,他和狐狸讲旧友的故事。不会鄙弃他奇丑外表的良人,怀着信赖和感激描述,兽类摇晃尾巴。


不相信吗?


蜜金的眼亮亮的,狐狸不会想这些。


流年流水,...

【APH/冷战】 记一个夏午

-阳炎车祸梗

-还有一小段结尾以后再补


————


  天气很好。

  阿尔弗雷德扔掉手柄向后一撑、呆坐着望着天花板,那上面挂了一个很久没有转起来过的电扇,三片扇叶伸得很开,雨天可以晒衣服,转起来如果掉下来也能削掉一点头骨。但他的物业上周来检查过,说没有问题。阳光惨白的,照在外面热浪中扭曲了病怏怏的树木和电线杆上,使它们可以被人看见过度曝光的状态。暑气蒸着整个房间。阿尔弗雷德一松手,整个人就仰面躺倒在瓷砖上,大张着双手。

  该做点什么,他想,但什么都想不出来。没什么好做,他对自己说,于是心安理得地闭上眼。

  ...

♪(^∇^*)

♣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

♣安利一首pusse cafe,不过总觉得这个歌名是漏了一个o的(๑• . •๑)

——

  虽然知道只用打拼音开头也习惯打完整个音节。王耀在伊万不知第几次嫌弃他打字速度的时候不服气地解释。

  伊万当时愣了一下。

  他想将这种行为称之为古板,尽管他很反感阿尔弗雷德发给他的短信摩尔斯密码一般的大小简缩写,伊万认为把“谢谢”缩短成三个字母似乎无可厚非,但把“回见”写成莫名其妙的两个XY他完全愿意装作不懂了——奇妙的是他其实也能明白。

  因而有时候收到亚瑟每一个单词都认真拼写出的讯...

Scientific

失败地被和谐了很多次_(:_」∠)_

虽然我觉得它很和谐_(:_」∠)_

之前评论没有了非常抱歉_(:_」∠)_

那么请走简书

——

http://www.jianshu.com/p/d807349cd45d

——

随便写写

♣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

  “这里!……是这里不是那里诶…那里有坑!”

  “阿尔弗你下次能不能早一点说!”

  “我说了是这里,亚蒂!弗兰克还没有说什么!”先探过情况组织他们郊游的领导站在坡上一棵柠檬树下对他们大喊大叫,不那么做声音就会吹散在异常强劲的风中。亚瑟忙着把弗朗西斯从坑里刨出来,王耀不知道他是否需要帮忙,摸了摸鼻子站在一边。

  伊万看了会儿戏,觉得无聊便往阿尔弗雷德那里走。暮春没有把生机勃勃这个词写在这片山岗,脚下踩着枯黄夹杂青绿,东边不远的涧壑里山岚翻涌。他觉得委派阿尔弗雷德挑选郊...

【APH】嘉年华

 ●歌听多了的产物,想动笔很久了但实际上…

●初衷是露中心,cp向有的

●但朋友说她觉得我是写友情向,大写的纯种:)

●不实际上现在只有这一点点段子

——————————看吧(๑´ㅂ`๑)——————————

 他的手里攥紧了围巾,身体蜷得紧紧的,风衣被脊柱的曲线绷住,摩擦着背部皮肤的粗糙感理应强烈得令人不适。他还缩在两堵墙形成的三角区域,左右肩抵着黄绿黑乱哄哄喷洒的墙面,那么尖锐地抵着想要凿穿这个空间,墙冷笑着回馈痛觉,扎着肩头。但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如果是因为感情陷入僵局买醉的亚瑟一定很羡慕,而伊万一点也不珍惜这种空...

【APH】From Sept. 7th 1940

lo已经放弃拯救文风⊙▽⊙

——————————————————————————

Oct. 21st 7:06a.m. London

  亚瑟又见到那个守夜人是在排队买剃刀的时候,借着相当明亮的日光对方身上的阴郁气息消散不见了,这让他本来温柔、苍白的脸色显出红润,更有一种寒带人常见的敬畏的、顺驯的神情;他也督见亚瑟,朝他报以微笑。

  等到他们说上话已经是半小时之后。剃须刀是短缺的日用品,因此人们每买走一份剃刀,清教徒的戒律都要求他们暗自忏悔;某些方面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恪守戒律的亚瑟在买走最后一片剃须刀的时候更加怀有歉...

【APH】From Sept. 7th 1940

(*/ω\*)元旦快乐【快过了】

边洗衣服边想tag的时候把洗头液挤在了裤子上,lo现在想静静但不知道静静是谁_(:_」∠)_

角色死亡有

占tag抱歉,后文出现的cp等出现了补上

那么,食用愉快(。・ω・。)ノ♡

——————————————————————

         Oct. 14th 3:31a.m. London

  “亚瑟·柯克兰先生?”

  伦敦入夜便成为鬼蜮的景象已经持续了三周左右。经...

【冰红茶会】Pieces

我这么说米露英中四人没问题吧:)

校园设定,朝耀和黑三角不是一个时段。

题目叫pieces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一个设定里的一些琐碎片段,打了新的也许会用同一个题目继续,其实就是拖延症的仓库( •̀∀•́ )

另一个长一点的如果我能把文风掰回去我就改了重发。

编号是随便的:)

还是让它都随风都随风都随风…

我的文笔说它觉得它还能再抢救一下。

就…这样了吧:)

那么,祝食用愉快(。・ω・。)ノ♡

————————————————————————————————

(一)

“这真是闷杀狗的天气!”

亚瑟看看摔下书包,抱肩俯视着他的中%国人绽出优雅温柔的微笑:“是,比伦%敦的天气更加...

【好茶】Bore【part one】

其实cp不想数大概是all耀但已经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好久没动过这个设定了。

嗯第一句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看过来的,另外瞅到杜斯特瓦德的就知道设定了吧,具体是有狼人村庄三代的设定在里面,再复杂的容我去了解:)

行文还是依旧违和,没得治:)

那么食用愉快ヽ(゚∀゚)ノ

————————————————————————————————

“了解一切,就会原谅一切。”

(一)

  春天正降临小镇杜斯特瓦德。

  如同亚瑟经常说的,农夫没有老爷催促决不可能自觉耕好田地用来种燕麦,逞论去挖土豆好让它们不至于烂在地里。沟渠流着融化了钢铁色的水,田埂上冻成...

©朝朝西墙落 | Powered by LOFTER